">
  ">
  據新華社電 車管所不放過40所駕校,從學員信息錄入、預約考試到考試通過,關關“雁過拔毛”,所長受賄近300萬元,臨時工也不落空,貪污3 0萬元……一本小小的機動車駕照,背後竟牽出令人瞠目的腐敗,河北省石家莊市車管所第三分所20餘人“淪陷”其中。如何防範“車考腐敗”重演,強化監督成為關鍵。
  石家莊市公安交管局車管所第三分所,主要承擔駕照考試的組織與監管等職能。
  河北省檢察系統相關人士指出,長期以來車管所內部比較封閉,缺乏外部監督,同時這一機構掌握著駕考監管、通過等權力,容易產生利益尋租。必須採取切實舉措減少駕考過程中的人為因素,並加大對車管所系統的審計監督,才能防止類似腐敗窩案的重演。
  2011年9月,民警王志學獲得了一個“年薪百萬”的崗位———石家莊駕考科目二考官。在此後的1年零3個月里,他從自己負責的8所駕校拿到了100餘萬元。這筆錢叫“保過費”,保證學員通過駕考。
  駕考的全稱是機動車駕駛員考試,由各地交管局車管所負責組織,主要包含科目一(交通法規、安全知識等理論考試)、科目二(倒樁和場內駕駛)、科目三(場外路考)等三部分。在石家莊,負責駕考的是交管局車管三所(原駕駛人管理所),王志學是車管三所考試五科的民警,2011年9月至2012年12月間,他負責水電、太行等8所駕校的科目二考試監考。
  在案發前的一年多時間里,石家莊駕考市場“保過費”一度盡人皆知,大約1/10的考生會選擇付費保過。考生每人交500元或400元,駕校截留一部分,然後以每人300元的標準賄賂考官,在王志學負責科目二期間,這幾個駕校至少有3400人次付費通過考試,領本上路。
  而與此同時,在石家莊其他駕校科目二考試中,在40多個駕校的科目一、科目三考試中,監考民警幾乎都在收取“保過費”。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辦案人員對南都記者表示,主要案件已經辦理完畢,大部分被告人未提起上訴,已入獄服刑。案發後,石家莊乃至河北省的車管系統都有了改變,石家莊市交管局相關工作人員說:“我們已經成功地把一個人人想要的肥差變成了誰都不想乾的苦差。”
  科目二
  駕校的人把保過費放到民警車上
  石家莊橋西區人民法院2014年2月27日作出的一審判決書顯示,王志學在考試中通過放鬆要求、降低標準、多給考試機會、允許教練上車指導等方式,為支付了“保過費”的考生提供便利。王志學供述了負責科目二的15個月里受賄130餘萬元,最後法庭認定了其中的103萬元。2月27日,王志學被判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王志學家人代他退繳了240萬元(對於王志學在2011年9月之前的情況,判決書未涉及)。對於車管三所所長劉文勝稱收受王志學賄賂10萬元的情況,判決書未涉及。
  法院判決書顯示,科目二受賄的流程一般是這樣:駕校以每人每項500元的標準向希望保過的學員收取費用,300元交給負責民警,200元自己留下。如果是托關係來的學員,駕校也可能只收400元。一個考點一天考試可能有兩三百人,其中大約10%為交了保過費的考生。考試前,駕校方面會把交費考生和未交費考生的檔案分別交給民警,考官可以一目瞭然知道誰是要保過的考生。交錢考生一般都能過,如果萬一齣現有個別考生還是沒能通過的情況,則費用退回。考後,駕校以現金形式把“保過費”交給考官民警。
  從駕校負責人的證詞來看,各個駕校給錢的方式大同小異,最常見的做法就是考完後王志學把自己的車鑰匙交給駕校對接人員,駕校的人自己去打開王志學那輛銀灰色的轎車,把裝著保過費的信封或檔案袋放到座位上、座位下或副駕駛置物箱內。
  孟仲叔在某駕校任職,和石家莊大多數駕校一樣,該駕校也是家族化運營,如果你想找一名李校長,對方一般都會問你是哪一個李校長。孟仲叔不是校長,但因為所負責的業務關係,他對“保過費”也很瞭解。據他介紹,之所以各家會用拿著民警的車鑰匙把錢放過去的辦法,是因為此前曾發生過在室內、室外交易,而被不願交保過費的考生舉報的情況。“雖然最後沒出事,但後來大家都謹慎了,盡可能避免直接當面給錢。”
  孟仲叔說,車管三所考官民警是按每場考試來收錢,一個駕校可能一個月有幾次科目二的考試,那就每次考試後結清費用。而對於駕校來說,有的是在報名時就問學員是否需要保過,如果需要保過一般就和學費一起交了,“大部分人都是交1500元,倒樁、場內、場外各500元。”孟仲叔說。也有的是在考前交費,“教練都願意你交費保過,反正錢也不多,沒把握的考生有的就交了。”
  2013年初,該校校長被帶走協助調查很長時間,校長家裡非常緊張,最後人還是放了出來。“現在某某駕校絕對沒有保過費了,我估計哪家都不敢收了,誰收誰是騙子。”
  科目三
  “讓學員上車開一段直接通過”
  石家莊市有40多所駕校(另有部分在各縣),競爭非常激烈,在駕考保過最瘋狂時,學費低至1000多元,“有的小駕校,跟你收1500元學費、1500元保過費,然後你一天都不用來(學車),就等著最後考試拿本吧。”孟仲叔說。
  孫祥就經歷了那個瘋狂時期。他在石家莊某政府部門工作,今年8月15日,他對南都記者說,那時候風氣就是這樣,他2011年在一個小駕校報名,該駕校掛靠在眾源駕校,學費1800元,保過費1500元,報名後就沒去過駕校。科目一理論考試是自己考的,2012年科目二倒樁考試,孫祥說自己甚至不用進車,交了保過費的考生被安排在一起,“進考場,按指紋、填表,就出去了,就過了。”科目二場內考試則需要進車,掛著一擋開一會兒慢慢走一圈,即告通過。“後來我拿到駕照後找了陪練練了幾次,就會開車了。”
  從石家莊車管三所涉案人員的判決書來看,“上車開一段就算過”的情況普遍出現在科目三場外路考中。車管三所共有5個考試科,分別負責不同的駕校。民警張建峰2011年9月來到考試一科,開始負責藍天、燕趙等9所駕校的科目三考試。張建峰承認,自己“讓學員上車開一段直接通過”。
  藍天駕校是石家莊一所比較大的駕校,判決書顯示,2011年9月至2012年9月一年間,張建峰在藍天駕校每個月監考6天,每天照顧20人左右,一年下來收了25萬元。同期他在燕趙駕校收了35萬元、在益通駕校收了20萬元……張建峰供述稱自己那一年收了150萬元。再加上此前收的,一共有200萬元。因證據原因,法庭最後認定了其中的125萬元。
  和王志學在水電等8所駕校科目二監考收取的保過費一樣,張建峰在藍天等9所駕校負責科目三同樣是每人每次300元的標準,給錢的方式也大都是放到張建峰的車上。燕趙、鹿泉等駕校負責人作證時表示,在科目三考試中,對於交了保過費的考生,“一般是學員開一段車就直接通過了”。
  2012年底,石家莊駕考科目三發生重大改革,場外路考由人工考改為電子考,保過空間消失。幾乎與此同時,有關部門開始醞釀調查車管三所,得到風聲的個別民警開始轉移財產。
  2014年1月17日,石家莊市橋西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決書稱張建峰如實供述、認罪態度較好,積極退款,依法可酌情從輕處罰,“本院為維護公安交通管理機關正常的管理活動,打擊刑事犯罪活動,結合被告人張建峰受賄的方式、數額、認罪態度、悔罪表現、退贓數額等情節……判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
  科目一
  讓協勤用無線鼠標幫考生答題
  科目一理論考試也能保過,而且費用更高,駕校一般向學員收1200元至1500元的保過費,其中1000元給車管三所的監考民警。
  任常平今年42歲,2011年1月開始擔任考試一科的科長,2011年9月至2012年12月與民警郭克忠共同負責藍天、燕趙等9所駕校的科目一考試。任常平說,每次考試駕校按每人1000元的標準給錢,分成兩份,任常平與郭克忠一人一半。一年多里,任常平在科目一監考中受賄上百萬元。
  任常平在供述中稱,考前駕校方面會先找她溝通,併在這些交了保過費的考生的考試憑證上做記號。在考場,任常平會把這些關係考生安排到那些固定的座位上,“讓協勤小麗用無線鼠標幫助那些學員答題”。
  燕趙駕校負責人稱,考試時他把名單信息告訴任常平和郭克忠,併在保過的學員檔案上畫個圈,考官就會幫其通過考試。考完大家都離開以後,駕校負責人與任常平核對保過人數,把保過費平分為兩份裝進兩個信封,在考官休息室交給任常平和郭克忠。一年間共交出近60萬元。
  任常平和郭克忠還分別負責安通駕校科目二考試的場內路考和倒樁,判決書顯示,安通駕校把每筆保過費的原始記錄都做成了電子錶格,從任常平處共辦理了2814個學員保過,也就是84.42萬元。
  法院最後認定任常平受賄201.6萬元,判處有期徒刑11年6個月。
  科目一保過的辦法除了無線鼠標,還有讓協勤、教練入場幫忙答題。2010年8月至2011年2月,石家莊北考場理論考試兩名考官的保過方式就是安排交了保過費的考生坐到考場最後兩排,允許協勤或駕校教練入場幫忙答題。
  2013年初石家莊市紀委、橋西區檢察院開始調查車管三所窩案,該所從所長到民警到協警,22人涉案落馬。劉文勝被抓是2013年6月5日,當時石家莊的駕考剛剛開始恢復。之前的幾個月,民警考官和駕校校長都被不斷帶走,石家莊駕考同時也停擺了兩個月。當時《燕趙都市報》以“多所駕校停考兩個月,急壞數千學員”為題做了報道,交管局工作人員的答覆是:“對外說是系統升級,對內都知道是駕管所人員進行調整”。
  鏈接
  媒體曝光“保過”所長連稱“絕無可能”
  有車管所工作人員通過貼吧、QQ等方式招攬生意,辦理保過、銷分等業務
  僅從公開報道來看,2002年以來,石家莊媒體每年都會報道車托、證托等問題,年年報道,年年表態,年年打擊,年年重來。具體到駕考業務“保過”,車管三所(原駕管所)原所長在2007年、2009年兩次對媒體表示:“絕無可能”、“電子考試系統從技術上杜絕了考試舞弊行為的發生”、“絕對是一個騙局”等。
  過去幾年間,收錢保過幾乎超越了潛規則,而成為了被公開承諾、公開討論的規則,駕校向學員承諾,教練向學員推薦,媒體監督報道也不能發揮作用。有的駕校、教練在網上發廣告帖保過,在石家莊貼吧、天涯石家莊論壇等網絡空間里,收錢保過常常是熱點話題,而不相信保過的網友則被嘲笑為太年輕、太天真。
  甚至有的石家莊車管所的工作人員,幾年來通過貼吧、QQ等方式招攬生意,辦理保過、銷分等各項業務,還為此專門申請了微博實名認證。“理論跟場外來人走形式,倒樁跟場內不用來人考試,來兩次。”其中一句廣告詞這麼寫道。8月23日記者在石家莊車管所採訪,在業務大廳剛好看到其中一位工作人員正在窗口上班。第二天,記者加了這位工作人員的Q Q,簽名依然是辦理駕駛證等。最終,該工作人員拒絕接受採訪。
  改變
  河北改革駕考:所有考官撤出考場和路考車
  有駕校工作人員表示,“現在沒有保過了。那個時代已經過去”
  石家莊交管局承認發生了車管三所窩案,但以“還有案子沒有結清”為由拒絕接受採訪。
  窩案發生後一個月,辦案的橋西區檢察院就已經與石家莊公安交通管理局開展對接,檢察官對石家莊市區交警大隊、車管所等主要業務崗位民警120餘人進行警示教育培訓,並組織參訓交警到石家莊監獄進行近身警示。今年三四月間,交管局又組織全局近700名民警,分期分批到橋西區檢察院職務犯罪警示教育基地接受警示教育。
  河北省公安交通管理局2014年下發“十條禁令”,堅決禁止領導批條子、銷分、批號牌,堅決禁止違規辦證、上牌,堅決禁止指定機動車監測點等。如今,十條禁令就張貼在包括石家莊車管所在內的河北省車管系統各個業務大廳。
  2014年8月15日,石家莊市交管局一名相關工作人員對南都記者表示,經歷了車管三所集體淪陷事件的巨大震動,石家莊駕考已經徹底改變,據他介紹,石家莊駕考考官不再固定為車管三所某幾個科室民警,而是在所有具備考官資格的交警中隨即決定,“誰也不知道下個月的考官是誰,誰也沒辦法提前勾兌,考官每個月都換,”該工作人員稱,“我們已經成功地把一個人人想要的肥差變成了誰都不想乾的苦差。”
  河北車管系統也在全省建立“駕駛人考試遠程監管平臺”,所有考官撤出駕駛員考試場和路考車,電腦評判,“徹底斬斷人為因素的干擾”。
  2014年8月23日,在石家莊車管所一所和三所,記者沒有看到車托、證托,一名曾在網上公開招攬生意的前從業者如今是出租車司機,他已經有段時間沒做“中介生意”,“聽說今年是真打,裡面的線都斷了,抓了好多人,估計這段時間沒人敢弄了。”
  駕校的管理也前所未有的嚴格起來,一名學員從報名就會拿到一張卡,記錄其學習信息,包括理論課在內的每一節課都必須本人到場,上課拍照、下課拍照,你少了一次課都不能參加駕考。記者走訪了多所駕校,都表示必須上課,沒得商量。保過費,也沒人收了。
  8月23日,在石家莊車管所幾百米外的一所駕校,記者以學員名義向報名處咨詢,“保過要加多少錢?”工作人員笑了,“現在沒有保過了,誰都辦不了。”停了一下,又加了一句:“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所長斂財
  劉文勝一手向民警收錢,一手向駕校收錢。
  橋西區檢察院指控劉文勝任職期間收受所內23名民警賄賂款物共計126 .2萬元,以放縱這些幹警在駕考中舞弊、收受駕校財物,以及為部分幹警調整工作崗位。
  多名民警供述稱,劉文勝會主動打電話要錢。
  駕校主要有三塊業務需要所長審批辦理:申報和驗收新建考試分場、批准加考、增加額外的外地指標。受賄主要發生在每年春節和中秋,及劉文勝住院期間。
  同期,劉文勝為收受40餘所駕校的賄賂款物共計181萬元。
  民警按月給所長髮“工資”
  有駕校校長供稱所長主動打電話要錢,“考慮到他卡學校受不了,所以才給他送”
  從判決書來看,石家莊車管三所窩案中,公訴涉及的受賄情節都集中在劉文勝任所長期間,而劉文勝本人從調任車管三所當月就開始受賄,直到2013年初石家莊紀委開始調查車管三所窩案。劉文勝,男,1968年出生,2009年10月開始出任車管三所所長。
  民警:按月給所長髮“工資”
  判決書顯示,在給劉文勝送錢的23名民警中,除了4個人,其他都是在考試科工作。
  多名民警供述稱,劉文勝會主動打電話要錢。民警高某某稱,劉文勝打電話叫他去劉辦公室,說如果想成長、進步,需要劉文勝的同意。此後高分5次送了3萬元。2012年評優秀黨員時,劉文勝稱想評上要他同意,於是送了2000元,當上了優秀黨員。
  考試五科民警姚某某稱,2010年4月劉文勝說要把他調整為檔案員,讓他表示表示,從此他開始每個月給他5000元錢。前後一共給了劉文勝10萬餘元現金。考試一科民警王某某也是接到劉文勝電話,讓他去劉辦公室,後來王就開始每個月給劉文勝5000元。考試一科民警郭某某也是如此,他每個月都給劉文勝送5000元,有時4000元,“非考試科能收取的好處費比考試科要少”,郭某某說。
  考試四科科長羅某某是送錢最多的民警,3年間送了34萬元現金,最開始是為了當上考試四科的科長,當上科長後,又希望四科能負責生源更多的駕校。
  駕校校長:每次都是劉文勝主動要錢
  劉文勝一手向民警收錢,一手向駕校收錢。石家莊市有40多所駕校,絕大多數都送錢給劉文勝。中通駕校校長吳某某、利安駕校校長馬某某等都稱,過年過節劉文勝會主動打電話要求來看自己,校長就會帶錢去。馬某某稱,每次都是劉文勝主動要錢,“考慮到他卡學校受不了,所以才給他送錢。”水電駕校校長蘇某某供述稱,劉文勝住院期間,打電話說這段時間沒上班,生病住院了,他就送去一些煙酒,劉文勝說不缺這個,他缺什麼自己去買,蘇某某就意識到這是在要錢。
  育華駕校校長張某某供述稱,2012年春節前,他拜訪劉文勝時送了兩張購物卡和一些米面油,劉文勝說他為了育華駕校日夜操勞,過年了就那麼點東西,以後還怎麼對其駕校予以支持。張明白了劉文勝是要錢,於是其將帶著準備交學員考試費的4.95萬元,又添上了500元,湊了5萬元現金給了劉文勝。
  所長妻子:花旗存195萬匯豐存227萬
  劉文勝的妻子廉某某負責把錢存起來,她說劉文勝有時給她一兩萬,有時三四萬,她都攢到一塊,湊整數後就存進銀行。“因為怕受到司法機關調查,所以就到北京將錢存到美國花旗銀行、香港匯豐銀行。”在花旗銀行存了195萬元,在匯豐銀行存了227萬元,共計422萬元。石家莊橋西區檢察院2013年8月1日在花旗銀行暫扣廉某某90萬元,在匯豐銀行暫扣其234萬元,共計暫扣324萬元。
  法庭最終認定了劉文勝收受民警105.7萬元,收受40餘所駕校181萬元,共計受賄286.7萬元,判處有期徒刑15年。
  科目一
  保過方式
  考前駕校方面先找考試一科科長任常平溝通,併在交了保過費的考生的考試憑證上做記號。在考場,任常平會把關係考生安排到固定座位上,“讓協勤小麗用無線鼠標幫助那些學員答題”。
  此外,還有讓協勤、教練入場幫忙答題。
  收錢手法
  考完大家都離開後,駕校負責人與任常平核對保過人數,把保過費平分為兩份裝進兩個信封,在考官休息室交給任常平和郭克忠。
  科目二
  保過方式
  考官王志學在考試中通過放鬆要求、降低標準、多給考試機會、允許教練上車指導等方式,為支付了“保過費”的考生提供便利。
  收錢手法
  從駕校負責人的證詞來看,各個駕校給錢的方式大同小異,最常見的做法就是考完後王志學把自己的車鑰匙交給駕校對接人員,駕校的人自己去打開王志學那輛銀灰色的轎車,把裝著保過費的信封或檔案袋放到座位上、座位下或副駕駛置物箱內。
  科目三
  保過方式
  “上車開一段就算過”的情況普遍出現在科目三場外路考中。民警張建峰承認,自己“讓學員上車開一段直接通過”。
  收錢手法
  和王志學在水電等8所駕校科目二監考收取的保過費一樣,張建峰在藍天等9所駕校負責科目三同樣是每人每次300元的標準,給錢的方式也大都是放到張建峰的車上。
  採寫:南都首席記者王星
  新華社  (原標題:石家莊車管所爆駕考窩案:所長“笑納”近300萬 監考民警年入百萬)
創作者介紹

Secret

fc20fcdmq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